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恋母的代价】【1-6完】【作者:未知】
【恋母的代价】【1-6完】【作者:未知】

前言

  「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叫人生死相许」,在我人生那段最灿烂的时光里,我随着这流逝的时间,义无反顾的与你偷情,寂寞的两人,在这被众人视为禁忌的恋情中,彼此探索肌肤上的每一寸,究竟是理智享受做爱的刺激,还是身体追求原始的性欲。

  在我年少时,我一直将母亲看在眼里,而父亲?早在我有记忆时,便从没看过着个人,死了?还是抛妻弃子?不过对我来说,亦或者根本没有差别,反正曾经是你的妻子,如今正是我的淫母娇妻,亦母亦妻,不仅是那单单做爱的快感,而是证明,我比你更有资格拥有这个女人,我的母亲。

  第一章牙医诊所

  我知道我说出来,基本上很多人都觉得我在鬼扯,不过在这世上,我相信应该有不少人跟我一样,与自己的母亲发生关系,只不过都是十分隐密的事情,网络上有很多不少真实母子影片流出,我大多都是一笑置之,因为我明白,真正的淫母戏子的生活,是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。

  你可能在某间卖场,看到一对母子在挑选新鲜的蔬果,却不知道,他们在谈吐之中,多了不少许的的暗语,这是只有情人才会明白的,而这些甜言蜜语,并不会轻易让外人知道,而我最常跟母亲暗示的语言,就是想舔布丁,因为我很爱舔母亲的乳房,软软QQ就像似布丁一样。

  好了,前言废话不少,就直接说正题了,母亲是名牙医师,从小到大我最喜欢躺在母亲的腿上,嘴巴张开,让母亲拿着牙照镜,仔细检查牙齿有无蛀牙,而随着年纪的增长,我开始对女性的身体感到兴趣,我不得不说,许多大男孩在内心深处,都有过恋母情结,我也有,只不过我病比较重,还有我敢付出行动。

  我没有许多网络上的故事那样,跟母亲有许多的暧昧,或者是威逼利诱,我跟母亲的关系,就像是涓涓细水,从高处一路缓缓流至大江,那样的温醇而毫无任何激情与美感,或许来说,只是在错的时代哩,两个人正好错在一起,享受那微小的涟漪。

  「水到渠成」这四字,就是母亲与我的最好写照,试想一个守活寡将近二十几年的女人,与她每天朝夕共处最亲密的男人只有儿子,而这样可能还没有甚幺说服力,在与母亲共处的时光,我对母亲无尽的爱,犹如母亲对我是一样的道理,亲昵已经不足以形容我们,而是「水乳交融」。

  很多人可能是从喜好熟女这方面去切入,导致想要常常跟母亲乱伦之类的,又或者是看着那些A片情节,想要跟母亲来个偷情快感,背德良家妇女,背着老公与自己的亲儿子做爱,想到就很刺激,可惜的是,这件事并不适用在我身上。

  我曾经也很挣扎,到底要不要跟母亲坦白,因为日积月累的爱慕情愫,早已经让我心中起伏不定,在我求学阶段,每当课业繁重之时,我大多都是靠着手淫来发泄性欲,一开始我也是看网络上的A片,自拍、人妻、学生、欧美、乱伦,这样的日子下,我满足了不少空虚的人生,直到有天躺在母亲的盘腿上时,我嘴巴张开,让母亲仔细检查,我眼睛直视上方,那丰满的巨乳就在我眼前,下乳球带来的视觉震撼,让我久久不能忘怀,那天母亲穿着黑色紧身毛衣,胸前的奶子,圆润坚挺,而母亲的私处在我头顶,我嗅了嗅,可惜没办法闻到母亲骚穴的气息。

  在那开始,我看母亲的眼神逐渐变了,不把母亲当成一个母亲看待,而是一个拥有致命熟女气息的女人,但我想想,这件事终究只能内心里放着,于情于理,我也不敢对母亲逾矩。

  今年五月,我辞去的桃园的工作,老实说我不是很喜欢桃园这个地方,二十五岁的我,在这个社会上努力的生存,只为了那微薄的薪水,当我某天下班要回家时,坐在机车椅垫上,咳出第一口血痰,我就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,继续在桃园撑下去了。

  离开阴雨绵延的桃园,回到鲜少回去的台北,母亲一个人住在台北松山区的小区里,我打开大门,走了进去,走进这个家,心中有很多的感慨,但是却什幺也不想说。

  我知道母亲在我开始上班后,母亲终于拥有自己的牙科诊所,之前都是给别人雇用,现在有了自己的店后,我开心着母亲终于可以不用这幺累了,我平日拨了一点时间,到了母亲的牙医诊所探班,诊所门口是采用整面雾面玻璃设计,只有推开门才能看到里面的模样,我悄悄的装成客人,柜台的打工小妹,看起来可爱又可口,给完健保卡后,我在等候区坐着,橘色的沙发,整体诊间走一种极简风,白色为底,淡黄灯光为辅,中间摆了个长条型鱼缸,养着许多孔雀鱼,耳中听到的电钻声此起彼落,小孩子的哭声,老人的咳嗽声,妇女的尖叫声,各式各样吵杂声混在一起,让我开始感到不耐烦。

  在这瞬间,我的视线落在一名女子身上,一头褐色的波浪长发,内里穿着白色制服,一套白色医生长袍袭在身上,灰色的合身窄裙,黑色包大腿丝袜,搭着一双轻便的网线凉鞋,走路中胸前乳房上下起伏抖动,弯腰坐下诊疗椅旁的矮椅时,那肉臀形状完全把白色长袍给紧绷出来,屁股跟腰身的曲线,让在场的男性都不自觉得盯着那颗蜜桃臀,我自言自语说「这是我平常在家看到的母亲?」直到点到我时,我轻巧的走进母亲,母亲看了我愣了一下,随即举手偷拧了我一下,我也傻笑回应,当我躺上诊疗椅时,我感觉内心十分平顺,就像是在家一样,枕在母亲腿上,张开嘴巴,让母亲检察一番。

  母亲帮我做了洗牙的疗程,过程中我竟然陷入幻想,一个中年妇女,有着牙医这高贵的职业,保养得体,给人强烈的专业感,又有着为客人服务的医德,是不是有不少男人来这里,只是为了看母亲一眼?亦或者是想要拉近与母亲的距离?

  当晚我做了个梦,我梦到母亲独自一人在牙医诊所,所有人都离开,母亲却像是在等待谁一样,始终望着门口,而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,随即门外的电卷铁门缓缓落下,而诊所间的男女,即将在这今晚,展开一段谁也不会发现的淫戏。

  母亲等着我,我要征服母亲这高贵形象,平常对客人叮咛呵护,而如今却是交换角色,我让母亲躺在诊疗椅上,是不是很多男人张着嘴让你电钻时,心里却想着怎幺掐揉在眼中的这对豪乳?

  我将母亲的凉鞋脱下,亲吻着这黑色丝袜的脚指,舌尖从母亲的左脚的小指头,一路往左移,将母亲那玉足给每根舔了一遍,舌头上磨擦着黑色丝袜的触感,我将母亲的脚往上扳,舌头沿着脚掌底往上舔,舔过脚底,让母亲骚痒,不停的笑呵呵,随即一路继续舔不中断的舔到脚背,母亲由上往下俾倪的看着我,那是一种骄傲的眼神,母亲将诊疗灯打开对着,我由下往上看,母亲的脸背光,在朦胧的黄色橘灯中,母亲的脸色更显得骄傲不屈,一种要让我发自内心的诚服于她,女王是吗?或多或少也让母亲感受到自己,原来是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。

  母亲带着有点命令的语气说着「给我……往上舔,不准停」,我皱了一下眉头,只能继续沿着脚背往上,舔过脚踝,舌头完全感受到那小腿的曲线,随着丝袜的包覆,让小腿更显得紧实,我双手大拇指勾着窄裙下缘,舔到膝盖的时候,一路慢慢的舔着大腿上方,一面把窄裙往上拉,我眼前盯着母亲私处,随着窄裙拉到母亲的肉臀时,母亲将屁股抬高,让我把窄裙整个拉到腰间,露出下半身被黑色丝袜包覆的肉体。

  原来母牵穿着黑色丝袜是连身的,穿到腰间,我半跪在母亲双腿前,双手手掌握着母亲的膝盖,轻轻的左右张开,母亲先是抗拒了一下,紧紧的夹住膝盖,而我望了母亲的脸庞,母亲表情却显得害羞,像个小女人一样,可爱极了。

  水族箱里的灯管,幽明明的白光四散在旁边的诊疗椅旁,一名熟妇躺在椅上,让自己的儿子舔着自己的性感黑袜腿,平常走在路上,一些男子那充满恶意的眼神,一副一脸就是想要舔自己小腿的样子,而如今却是自己的儿子舔着大腿内侧,当自己不在紧紧夹着大腿时,而是任由儿子将自己的双腿分开之际,是不是代表自己内心深处,也有过这种被别人强迫的念头呢?

  将母亲的双腿分开后,母亲的内裤在黑色丝袜里面,显得若隐若现,可以看到一些水钻跟蕾丝花纹的样子,我头埋在母亲的大腿中间,双手沿着大腿上方往前摸,舌头舔着大腿内侧,母亲的呼吸声显得急促起来,我的手沿着大腿往上摸,虎口扶着腰间的嫩肉,五指张开,往前往下,狠狠的用力捏掐母亲的肉臀,让屁股的嫩肉陷入手指的指缝之中,在将手指往下,塞进母亲的屁股,让手掌掌心向上,捧着母亲的肉臀,我的手背是诊疗椅的皮革座椅,手掌上是母亲那诱人的肥美肉臀,即使被黑色丝袜包住,也让我更是血脉喷张,多少男人想要捏揉的肉臀阿?

  当我终于将整颗头埋进母亲的私处时,母亲的大腿早已经张开,右脚跨在旁边放着止血钳等工具的铁盘上,左脚则挂在我的右肩膀上,当我双手享受母亲的桃臀手感后,我的右手虎口扶着母亲左脚膝盖后方的弯曲处,本来是挂在我肩膀上,如今我把母亲的左腿往前推,让母亲的私处完整暴露在我的视线中,而我的左手摸着母亲的右脚的大腿内侧,母亲可能是出自于羞耻心,右脚不自觉的想要挡住骚穴,而我左手压着母亲右脚的内侧,固定母亲的双脚,让母亲的私处一览无遗。

  母亲娇羞说「别舔,脏」,我带着一抹笑容,先事隔着黑色丝袜跟蕾丝内裤,在外围由下往上舔着母亲的骚穴,母亲发出了一声娇喘,可能这辈子从没有被男人舔过淫穴,当我舔了三四下后,我用牙齿将母亲的丝袜给咬破,露出深紫色的内裤,更是让我异常兴奋。

  身